当前位置: 首页 > 热销商品

浏览历史

© 2005-2018 我的故乡和千千万万村庄一样掩映在葱茏绿树下,滚动着我斑斓岁月里点点滴滴的流年。记忆中的故乡,有扛犁晒麦织布拉车的乡亲,有嬉闹玩泥牵羊捉虫上树的孩童,有泥香粪臭淳朴勤劳的烟火还有那伴着故乡成长的皂荚树。老人们打开记忆的阀门也说不透皂荚树的年轮,那涝池边秀美地风姿妖娆了几百年吧那躯干两成人伸臂才可合抱,树皮黑粗斑驳中腰空洞弯曲,远观犹如慈祥的老人捡拾了一路地沧桑。硕大的树冠一半荫蔽着宽阔的路面,一半阴凉着脚下涝池的一方水域。传说有人举起竹竿敲下满地的枝叶与皂荚,晚上就莫名其妙鼻青脸肿,有人挥斧砍枝村里大事层出小事不断乡人意识到它的平安就是乡村的护符,从此这树在一代又一代地敬畏中骄傲成别样的风姿。春晖融融绿冠覆枝,涝池清涟微漾白鸭悠游绿水之中,惹醉了背着书包的顽童,捡拾土块瓦砾奋力掷向闲鸭,群鸭慌乱四游群童嬉笑开怀。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